豐原高中管樂社

這個社團在我的人格養成中,無可厚非的扮演了很重要的一個成分。

我高中的時候,老實說在課業方面,實在是個很失敗的傢伙。因為對於未來沒有一個目標,也因為對於考到好大學要幹什麼實在是個很模糊的概念…那時候對於認真做現下階段該做的事情的那種觀念已經快要消失殆盡了,甚至對於一些道德與榮譽感的界線都快要模糊消失,說實在這都是小時候隱藏的一些浮不上檯面的認知所致…該死,這都不是重點,在平民的世界裡想要忽略那些生活上隱藏的黑暗面本來就不是很容易的,(我認為)只有階級金字塔上刻意所致的環境下,才會比較明顯的有所不同……我又亂扯了XD

是這個社團養成了我後來的人格培養。

即使是當初因緣際會加入的社團,到了現在,我還是認為(目前)她在我的生命中占了很大的一部分。那些高中單純的友誼,以及在對樂器上的成就感與責任心,還有自信心的培育,在這個社團我找到的實在是太多太多…這當中那36屆的管樂夥伴以及文凱老師,讓我這樣子平凡的傢伙彷彿進入了"龍族"小說裡所提及的一生只有一次的魔法之秋。

我在放學後腦袋裡只有認真的練習樂器,雖然這對有"應該做好自己的事"的人而言沒什麼差別,但是那時候對生活上找不到重心與目標的我來說,眼前的小鼓就是我應當完成的事情,然後接著挑戰一個一個的樂器,並且吸取他校演奏的技巧以及推展演奏的心法,對於越來越多變強的渴望,轉而對管樂上的熱情,似乎無形中超越了一般社團的革命感情…

熱血…現在我只能用這兩個字來形容過往的那時。

那時就連跟阿任騎腳踏車去豐原,我們兩個都會哼著管樂的曲目,不由自主的唱著各自或某個聲部的音樂節奏。那時候除了讀書以外,管樂社就是我們的去處。

但是我們還是畢業了。(我差一點就…哈哈)

畢業了之後,許多夥伴也就因為各奔東西,而有了不同的人生際遇。而這當中受了三年管樂社荼毒的幾個傢伙,與那些熱血的學長姐組成了第一屆的«豐原高中管樂校友團»,隨著時間的前進下,今年也邁入了第四屆的演奏結束,而這一路下來,也是與我牽扯不斷…在這當中的過程裡,我不斷的思索著…

眼看著每一次的演出,原本身邊熟悉的夥伴一個個不再參加,而跟著年紀的增長有著不同的目標前進,有的時候我不禁納悶,為什麼我還在這裡?是不是因為我沒有像他人一樣有其他的目標了而顯得自己不夠成熟?或是自己是還沒有其他重心的笨蛋,也是最有閒的傢伙所以每次都被找來…你知道,當你身邊的人一個個因為歲數的改變而一直離開時,我也會不禁懷疑到自己身上來,難道我因為喜歡跟熱血而一腳踏近校友團來,卻反而成了某種不長進嗎?

我就是喜歡(懷念)那種為了同一種目標而奮鬥,大家彷彿處在暴風中的一艘船,為了成功的到達新大陸的船員們一樣拼了命的划,想不到連這樣的想法也越來越難實現了…前些日子看到大鼓學長的文章時,我心中一片淒哀…怎麼也說不出什麼來,那時候我真想跪在學長前面,求他不要離開。再離開下去,我們打擊部就沒有人了!我所謂的人是能跟著我們一起上進,在每首曲目困難的部分都能一起越過的夥伴,那種超越的感覺,是只有付出才有的人能體會,而且這種感覺是一整個團都能同時感到快樂,並且讓每個人牽繫更強的那種……

那種感覺越來越少了

前些日子去聽了國家交響樂團附設青年管樂團(沒記錯吧?)的演出,老實說,我還真想再增加自身的打擊實力,這次在在校生的演出中,又有了新的想超越的念頭,不管是以往的罩門鍵盤樂器與定音鼓,還有手拔姿勢與聲音,大鼓的音色,新的conga,都讓我想再一頭栽入…然而在人員的方面上卻十分的不如人意,讓我十分的灰心。

那些過往的事物不復存在,眼看著阿凱對樂團一次次的氣憤與傷心失望,這就是我們長大要付出的代價嗎?

PhO – I Remember / Stranger Than You Dreamt It

電影版(?)-請轉大聲些

我每次聽這首歌,都覺得我現在所走的路,難道是我這惡魔所想要看到的嗎…

08’08/02 於在校生管樂團演奏後之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