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so it is…]在樹林中的跳躍

  我冷眼的看著她,如同凝視一頭美麗卻又強大的野獸,在鐵牢的一頭踱步,看著我如此冷靜的知道-她沒辦法越過我們兩個之間的隔閡。或是說,我很想要找到一把鑰匙,打開那個腐舊的鎖枷,如同飛蛾撲火的一了百了…

  我可以伸出手,讓她張口將我一部分咬去,任憑我哀嚎個半天,從一開始的大吼大叫,眼淚跟鼻涕混雜在一起的哭號,到最後越來越含糊的啜泣…直到我在也沒有力氣發出一點聲響,甚至失血過多而漸漸緩慢呼吸……

  這就是我的愛情嗎?這就是我的下場嗎?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去注視她的一舉一動,她的腳每踩一下,便從地面生出花朵;輕輕的一揮手,蝴蝶便在當中翩翩飛舞。我以為自己是獵人的專注的盯著自以為是的獵物,像是希頓一直追尋的那頭壯麗的雄鹿,從一開始的鬥智到最後的無窮追逐,直到懸崖邊……是我還是雄鹿呢?And…so it is…我的嘴邊不由的唱起了Damien Rice的一首歌,一直到我內心的亂流在也抑制不住的時候,我才發覺我不過是追逐了好多個我心中投射出妳的樣子的影子,我為妳做了什麼了嗎?我可以為妳唱一首歌;我可以為妳全心的投入另一個我未知的世界;我可以不斷的奔跑去追尋我們兩個可以共同前進的道路-全都不過是我的想像…妳要的不過是些簡單不過的事情-打鬧嬉戲;看似不經意的關心;有勇氣去牽妳小手的男人,而我卻還在冷眼的在一旁觀看,把妳當女神的冷靜評斷,什麼時候可以出手了?是這時候了嗎?現在嗎?時機對了嗎?我該出場了嗎?And…so it is…so it is…所以就是這樣的,我用這樣的歌詞來安慰自己,就是這樣了,已經就是這樣的結局了。我默默的在舞台背後等待謝幕。

「Driad,我覺得你適應不良」 那個美麗的野獸說

我心中的小男孩,驚愕了好一個地球胡亂旋轉的時間,她不知道她已經對我伸出了手勾引我的過去,那間教室像是突然長滿了櫻花樹,花瓣從我眼前漂過,遮住了我想要看清楚那頭野獸突然幻化成一個女孩的樣子。

  我只是想要有個人能跟我分享,一些我心中美好的事物,只是我沒想到這樣的想法,竟然比我想像的情況還要不容易,尤其是開始跟結果之間的過程…未知的令我困惑。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才是那個身在叢林,唯一呆坐在一個厚重的黑色鐵牢裡,將自己深鎖的笨蛋,而妳不過是好奇怎麼有人會將自己束縛的動物。

And…so it is…

我想要給一個我心中的那個女孩子,最後的那句話,我想 正是我所想要表達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