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so it is…]在樹林中的跳躍

  我冷眼的看著她,如同凝視一頭美麗卻又強大的野獸,在鐵牢的一頭踱步,看著我如此冷靜的知道-她沒辦法越過我們兩個之間的隔閡。或是說,我很想要找到一把鑰匙,打開那個腐舊的鎖枷,如同飛蛾撲火的一了百了…

  我可以伸出手,讓她張口將我一部分咬去,任憑我哀嚎個半天,從一開始的大吼大叫,眼淚跟鼻涕混雜在一起的哭號,到最後越來越含糊的啜泣…直到我在也沒有力氣發出一點聲響,甚至失血過多而漸漸緩慢呼吸……

  這就是我的愛情嗎?這就是我的下場嗎?

繼續閱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