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台北電影節]只賣有機肉

 

導演: 安德斯湯瑪士詹森 Anders Thomas JENSEN  
國別 / 年份:Denmark / 2003
規格 / 顏色:35mm / Color
片長:95 分鐘
參展 / 得獎紀錄:2004阿姆斯特丹驚奇影展大獎;2004布魯塞爾驚奇影展大獎

肉販店工作的換帖兄弟倆,因為受不了惡毒的老闆,決定一起創業,新肉販店的生意卻乏人問津;一次不幸的意外,竟然使慘澹的生意出現轉機,業績自此蒸蒸日上,兩人也在一夕之間成為了當地的名人。功成名就的甜美滋味令人食髓知味,卻也帶來了巨大的改變,以及不寒而慄的結局。驚悚荒謬的黑色幽默足可媲美《黑店狂想曲》、《愛情拼圖》、《007皇家俱樂部》兩位性格小生扮醜裝禿的搞笑演出,更是讓人發噱絕倒。

  繼續閱讀

[熱音]結束了!成功的結束了!

  07’06/15 我們的團員有:主唱-偉迪 吉他手-瘦瘦 貝斯手-大雄(本名葉大銘  嘖!差一點!) 還有靦腆的keyboard手-大成 以及 不才的在下我,在這天-東吳城區部熱音期末成發-經過好幾天的不斷翹課 不斷的自我練習 團員不斷的調侃偉迪 不斷的懷疑瘦瘦是同性戀的情況下,我們總算是完成了一場演出!沒有爆炸的一場演出!!

  在幾個固定團員-瘦瘦 大雄 我的情況下,我們這個一直換主唱一直換keyboard手的怪團,打從一開始走的路就是亂七八糟的混亂.我們在大一下三個人相遇,初級爆爛的鼓手在下我,上場時還要看譜的情況下(管樂時養成的壞習慣ˊˋ),勉強打完了愛薇兒的Nobody’s Home及伊凡塞斯的Bring Me to Life…然後就是惡夢的開始…… 繼續閱讀

[It’s not over until it’s over]不到最後不見勝負

這個我曾經傳給我msn上的一些好朋友

我覺得事情到不最後,是很難看出誰剩誰負的,如果再堅持這麼一下的話,也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形;或許也可以這麼說-凡事都要有個事先的計畫,預測對方的下一步怎麼走,而不是走一步算一步.

真正的高手呢,是從下第一子的時候,就已經在為未來的情況佈局了

大家加油吧!

每個月都要來一次!

牤??來破案唉阿!對不起,請不要想歪了

 我所說的每個月都要來一次呢~其實是指每個月都要活動一下自己腦中那些「灰色腦細胞」。什麼是「灰色腦細胞」呢?我想,如果一個人類的左右腦如果是由理性跟感性來區分的話,那麼將邏輯推演跟大膽的創意假設思考兩著之間合而為一的話,那就非「推理」莫屬了。

我是一個喜愛看推理小說的男孩,小時後的成長是伴隨著「福爾摩斯」與「怪盜亞森羅賓」,高中時還跟樂團某個小號手爭論這兩個人哪個人比較有魅力(不得不承認,在設定的造型上,的確是亞森羅賓帥氣的多..嗚嗚),雖然之後在高中曾經拜讀過傳說中的克莉絲蒂小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並不是很喜歡它的書寫方式跟節奏的進行...但這些都不是今天的重點!今天要告訴大家的是這個永遠的謀殺天后克莉絲蒂-等你來破案!!

 在BBS的時候,我就已經很喜歡去光臨推理解迷版因此也不小心的逛到這個網站,標題上的每個月都要來一次,就是指這個推理遊戲,想要經由推理能力來向作者證明"哈!我也不是省油的燈的"這應該是所有推理小說迷最喜歡的遊戲了吧?這個網站在每個月的20號會公佈前一個月發佈的推理遊戲的答案,還會有精美的小禮物喔!雖然我玩到現在都還沒有拿過(可不是我沒有找出兇手喔!!)但是我每個月都會按時上這個網站去刺激自己的腦細胞,來試試自己是否有機會能成為金田一跟明智刑警第二,或是帥氣的推推眼鏡,說真相永遠只有一個!而除了這個推理遊戲以外,在解迷之鑰裡還會不定期的推薦一些不錯的小說,當中還有我很喜歡的《戰慄遊戲》喔!只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都還為拜讀完畢...啊!還有還有在烏鴉俱樂部裡,最近有在徵文的活動,如果是喜歡克莉絲蒂的小說迷更是不能錯過!

那麼  最後我附上BBS上推理解迷版的進版畫面文字給各位

 鳥宿池邊樹,僧□月下門。」

在這首詩中有個空格,在空格中,你會想到要填什麼呢?

唐代詩人賈島,在幾經思考之後,想到了有推跟敲兩個字適合填進去。

不過,推跟敲,讓賈島左思右想,始終不知道到底該採用哪一個。

後來韓愈雖然說要用敲字較佳,不過這首詩流傳到今,仍是沒有填上字。

而這個故事,也成為現今推敲一詞的由來,意思是說對一件神秘未知的事物,

測試性地探索,以求得背後的真相。

推敲的樂趣,就在於探索事物真相的思考過程,

這也是偵探小說受人喜愛的原因之一。

[偷兒]

我就知道一定有什麼不對勁!!

從此以後  凡舉海洋生物館 鹹水區域的地方

我都敬而遠之

媽媽說的好  我跟那個爸爸一樣
成天只會在外面胡作非為  又是到處招惹女人 又是說話出爾反爾
總是愛說謊話  舉棋不定

遇到事情的時候  還常常假裝要奮鬥  然後轉身逃跑

我真不該偷溜近鄰居家的

那天晚上以後

我每晚都作同樣一個夢

夢裡

那些拿著長刀  毛瑟槍 火炬的人  一個個的從黑暗的深處向我逼近
口中念念有詞的…
『我們是……』『…必須…』

要命的是   每個人都想拿刀刺向我的心臟

繼續閱讀